没准以后就能用得上他

admin
两路金军的任务既定,接下来的就是粮草运输和后勤补给等具体问题,这次南下责任重大,为的是一鼓作气灭掉宋国,所以完颜昌和两个元帅商讨得极为详细。莫启哲看了心中好笑,别人不知道他可知道,这个大金国在一百多年后被蒙古灭了的时候,人家南宋都还没有亡国。讨论的再详细又有啥屁用,这次南下肯定是大败而归,这两个元帅里头能有一个活着回来就不错了。好容易等金国将帅商讨完了。散会后,莫启哲骑马回园子去,路匣乖谙耄绻兴喂稍婪烧庋骱φ慕垂ャ炅海亲约罕憷锤稣笄捌鹨澹凑邢隳髟冢驼怨固滋捉酰挡欢ㄒ材茉谀纤位旄龃蠊俚钡保『俸伲蘼凼墙鸸故撬喂叶寄艿鄙洗蠊伲媸侨梦也慌宸易约憾疾恍校铱墒歉鋈瞬虐。?回到园后,莫启哲去见香宁公主。香宁公主正和几个宫女在小院里侍弄花草,此时冬天已过,院中的花坛里长出细柔的嫩芽,看来不出多久,这里便会是鸟语花香了。莫启哲进门后指着那个池塘笑道:“那日我初来这小院,曾跳进这池塘中,现今想起来这池塘为什么会不结冰?当真奇怪。”香宁公主道:“呆子,这池塘引的是活水啊,有水流动怎么会结冰呢!”莫启哲点头道:“原来如此,那黄河为什么会结冰,它不也是活水吗?”香宁公主道:“你这人啊,就爱抬杠。如果这池塘冬天结冰的话,又怎么能显示出我大宋工匠的技艺高超?当然你这蛮夷之人是不会懂的。”说罢,嫣然一笑。莫启哲摇头道:“你也别笑我了,你的父皇和哥哥也就要快去金国那蛮夷之邦了。”接下来他就把完颜昌要带徽钦二帝走的事告诉了香宁公主。香宁公主听完后泪流满面,眼巴巴地看着莫启哲,显是要他拿个主意。莫启哲也是有心无力,以他现在的实力还救不了徽宗和钦宗。香宁公主也知道事不可为,但身为子女的哪能看着父母兄弟受苦?她这次倒没有为难莫启哲,只是对他说:“启哲,我知道你也没办法救我父皇,可有一件事你一定要答应,你也一定能做到。”莫启哲点头道:“好,你说吧。就算是让我造反,我咬咬牙这便就反了。”香宁公主道:“你实力不够,现在造反的话是不会成功的。我看你不象是肯久居人下的主儿,要是一旦有一天你的军队超过了金国的,不用我说你也一定会反。”莫启哲笑了笑,这公主实在是了解我,真可算得上是红颜知己了。香宁公主道:“我要你答应的事是在父皇临走时让我见上他一面,就算是不能说话,远远的看上一眼也好。”莫启哲想了想道:“好,要是连这个我也做不到,那我也别叫男人了。”数日后,金国的两位元帅先起程南下。完颜宗翰见没能夺回莫启哲手中的军队,心下愤愤,又拿莫启哲无法,只好把一腔怒气尽数发在哈迷蚩头上,哈迷蚩受这无妄之灾当真是委屈之极,只好在心里把莫启哲骂了个够,下定决心要报仇雪恨。完颜宗望临走时特地把莫启哲找来问他,“莫将军,别的我都信得过你,唯独一件事我搞不懂,那天你为什么要去冲完颜宗翰的军队?你别跟我说是哈迷蚩假报的军情,你我都是聪明人,可别说傻话。”他怕莫启哲再说哈迷蚩的坏话,先把话给挑明了。莫启哲心里明白,这位都元帅只是把自己当成是与完颜宗翰争斗的一枚棋子,要说完全相信自己恐怕是不可能的,但香宁公主的事绝对不能说,还是编个象样点的理由吧。他道:“大帅,不瞒你说,我当初是被完颜宗翰抓来的无辜百姓,先做奴隶又打头阵送死,所以我对完颜宗翰恨之入骨,只要是能让他难受的事我都愿意去做。”完颜宗望吐出一口长气,相信莫启哲说了实话,他早就派人查到了这些,只是他查不到莫启哲的那个“老婆”是真的公主罢了。拍了拍莫启哲的肩膀,道:“莫将军你就放心吧,要让完颜宗翰那小子难受咱们有的是机会,只要你在后方,这样做……”他低下头去对莫启哲耳语,莫启哲连连点头,表示定当照办。春风拂面,南雁北返,正是一年春光明媚的好时光,汴梁城门处锣鼓震天,金国的东西两路军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地往南出发,去征讨赵构了。莫启哲站在欢送的队伍中,心想:“总算是自由了,没了这两个大瓣蒜在头上压着,这汴梁城还不是由我为所欲为!”三天后,完颜昌也出发回金国了,莫启哲极会做人,心知这位右丞相大人位高权重,在金国朝廷中说一不二,没准以后就能用得上他,所以莫启哲特意从降官们送他的礼物中选出了一批送给了完颜昌,反正自己坐镇汴梁,想要金银的话使劲刮就行了。完颜昌果然大感欢喜,对莫启哲这种慷慨之举非常欣赏,直赞莫将军为官得体,以后有用得着他之处敬请开口,一定效劳。在欢送完颜昌的队伍中,香宁公主穿着骠骑军的军服,用墨汁涂黑了俏脸,满面戚容地看着俘虏队中的父皇和哥哥,小小的心里发着誓言,一定要救回他们。她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莫启哲,这一切都要靠他了。莫启哲也看着俘虏队中的一个年轻人,那人便是秦桧,从宋国的降官口中他终于知道了这位“文章斐然”的状元。秦桧的相貌和他想象中的大不相同,他本以为秦桧必是长得尖嘴猴腮,谁知这人却长得齿白唇红十分英俊,几乎和刘豫长得一般漂亮。莫启哲得出结论,小白脸没有好心眼儿,这句话一定是从宋朝时开始流传的。他对秦桧身后那个浪劲十足的女人多看了几眼,这是秦桧的老婆吧?这娘们儿,长得一般,骚劲可是超一般,乖乖的,看她这样子肯定是没少给秦桧戴绿帽子,佩服佩服,秦桧就算是当不成丞相,以后开个帽子店,也饿不死他,看来秦桧要想回国可是全得靠她了。金国中比莫启哲大的官都走了,莫启哲现在成了汴梁的实际主人,既然是实际上的统治者,那他也就无须再客气了,当孙子当够了,无论如何也该当把爷爷了吧。莫启哲在完颜昌刚走的第二天便下了命令,让骠骑军士兵强行掠走了汴梁城头的所有大炮,声称是“代为保管”,金国的元帅没意识到这东西的好处,他可是早意识到了。不但如此,他也不管张邦昌是否同意,就把库存的火药一古脑地全搜了去,理由非常的简单,因为他喜欢看烟花,所以要这些火药作烟花用。对于他这种明目张胆的强盗行为,楚国官员们敢怒不敢言,张邦昌也是无可奈何,现在汴梁城里谁也惹不起这位莫大将军,只好任他为所欲为。谁知他们不敢言,倒长了莫启哲嚣张的气焰。没过几天,这位大将军又以自己镇守汴梁辛苦手下兵马太多,花销过大有些入不敷出为由,向楚国的官吏们要钱要粮,楚国官吏如果不给,他便下命抢夺,非把钱粮弄到手不可。再接着,他又命令他手下的那些士兵到处打秋风,把城里城外的富户敲诈了个遍。这些个如狼似虎的契丹兵们得了大将军的指使,行起事来毫无顾忌,在索要护城费的同时往往顺手牵羊,把能拿走的全拿走,他们所到之处直如水洗过一般,什么东西都剩不下。被勒索的富户们叫苦连天,直骂莫启哲为莫扒皮。这还不算完,莫启哲又把汴梁城里的铁匠和火药工匠都集中了起来,让他们研究火枪的制造。莫启哲想到今后自己的军队可以有火枪用,那真是得意之极。好在这位莫大将军虽对官僚们穷凶极恶,对老百姓们倒非常的和气,并不为难这些工匠,没等火枪造出来,便先发给了他们工钱,工匠们心下感激,他们以前为官府服劳役,可从来没拿到工钱过,更别说先拿到工钱了,所以虽然谁也不知火枪是什么东西,但都表示一定要让莫启哲满意。“莫大将军是个好人哪!”这句话从工匠们的嘴里传了出来,很快,他们的家属知道了,他们的街坊知道了,全城的老百姓便一齐知道了。平常人家的老百姓与宋国的官员和富户们可不一样,无论当权的是谁,他们都是被统治者,永远都是被欺压的对象,所以汴梁城里到底是谁说了算,他们并不十分关心。可现在他们发现,这位掌有汴梁实权的莫启哲大将军与以往当官的全不相同,他虽然对有权有势的原宋国官僚疯狂掠夺,但却从不抢夺老百姓,不但如此,他手下的士兵对平民百姓也很和气,最令百姓们满意的是,这些当兵的买东西时都是给钱的。在战争年代,当兵的不欺压百姓便已是谢天谢地了,要是能做到公买公卖,那简直可算得上绝无仅有了。于是,当老百姓在街上看到莫大将军的士兵时,也不再象避瘟神似的远远就躲开了,甚至就算是士兵们在打劫官员们的时候,老百姓还会在一边站着看热闹,看着原来在头上作威作福的官老爷们挨抢,那心里可有多痛快,谁也不会上前打抱不平,因为老百姓认为这样很公平,天理循环嘛!莫启哲对手下士兵们的战利品数目之多,非常的满意,他的钱虽然够多了,可他却希望别人的钱少点,楚国的税收是不会落入他的口袋里的,那是张邦昌的权利。有了钱便会有实力,他可不想自己身边出现另一个有实力的人,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用不着任何人教,莫启哲便学会了争权夺利。几乎是在他意识到这一点的同时,他便颁布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法令“百一税”。当时老百姓要交的税是“什一税”,但由于宋朝官府的横征暴敛,这个什一税其实早已名存实亡,老百姓往往要交给官府自己收入的一半,有时甚至还要更多。莫启哲的这个法令一颁布,立时得到了百姓们的全力支持,这个法令可是有契丹兵们的长矛大刀保证实施的,哪个楚国官吏想耍花招,那可真是得赔上身家的。虽然楚国的官员们始终不承认这道法令的合法性,可老百姓却是全承认的,要是来收税的官员想多要税钱,老百姓便会理直气壮地说,“我们的莫大将军说了……”如何如何的把那官吏一顿教训,如果官员要玩儿硬的,他们便会跑到契丹兵那里去告状。契丹兵最喜欢别人来告状,只要有老百姓来诉苦,他们立时便会精骑四出,冲到那官员家中劝他,“莫大将军的话是必须听的,你怎么可以不听莫大将军的话呢,太不象话了吧!”然后顺便将那官员家中值钱的东西水洗一遍。结果,现在的契丹兵营竟变成了官府衙门,老百姓有事都不去找楚国官府了,直接来找契丹兵,保准是有求必应。莫启哲又想:这百一税也还是太便宜了张邦昌,一百个铜钱毕竟是有一个要落入他的口袋的,自己又不能成天跑去抢他的!便宜了这假皇帝,不如便宜了下级官吏。于是,他又下令给五品以下的楚国官员长俸禄,长的那部分俸禄就从百一税里出。下级官员们也不是什么有钱人,在莫启哲的大掠中本来就没受过什么害,现在这一长俸禄,他们可太高兴了,对莫启哲好感与日俱增,没过几天就把张邦昌给甩到脑后了,管他楚国皇帝是谁,我们又没吃他的俸禄,滚一边凉快去吧!下级官员是任务的执行者,他们虽不敢再多收税,可还是能收上来一些的啊,既知道了这税钱是自己的俸禄,自然就不会上交给张邦昌了,这下可好,楚国皇帝竟成了个穷光蛋。张邦昌现在是无兵又无钱,完全被架空了,就连他的玉玺都没保住。原来,莫启哲发现有了玉玺办事方便多了,于是就派耶律玉哥去向张邦昌借来用用,玉玺张邦昌能随便借嘛!可他刚说不行, 新疆11选5投注技巧耶律玉哥便把刀抽了出来, 新疆11选5走势图借不借?不借便……便, 新疆11选5彩票网他妈的, 新疆11选5彩票平台杀你不行,杀你外甥总行吧!张邦昌身边就剩刘豫一个亲信了,哪能让他受伤。只好眼睁睁地看着骠骑兵抢走了他的玉玺。楚国的高官们本就对张邦昌称帝不满,现在又得知他的玉玺被夺,更有了不上朝的理由,每日的朝会,除了刘豫外竟连一个楚官都不来,与其跟着废物皇帝,还不如去讨好莫启哲,那样还能让自己少受点损失。张邦昌看着空空荡荡的朝堂,颓然长叹,自己现在终于体会到了汉献帝的悲哀,这个莫启哲今日之所做所为比曹操还曹操,汉献帝虽也是个傀儡,可还能盖盖玉玺,现在可好,自己连玉玺都被“借”了去,连个傀儡都算不上了,费尽心机争来的皇位,竟成了可有可无的摆设!这到底谁是皇帝啊,好象不是我,是那个叫莫启哲的军阀才对!莫启哲做人方面虽然有很多的缺点,但同时他也有很多优点,其中最显著的一个优点就是,他在自己得到好处的同时,一定保证他身边的人或者支持他的人同样得到好处,这一点不仅让他把手下的四万多士兵紧紧地团结在他身边,也使那些饱受欺压的百姓看到了希望,他们甚至忘记了这个大将军是个金国军官,是个灭亡北宋的头号功臣,他们唯一的愿望就是,这个莫大将军永远都不要走。莫启哲折腾了半个月,又想起了张邦昌,这老小子住在皇宫里挺美啊,这么好的地方给你住,太浪费了吧!莫启哲本来就对张邦昌住在皇宫里眼红不已,再加上香宁公主不停地在他耳边说皇宫里的生活是如何如何的好,张邦昌是如何如何的坏,让这样的大坏蛋占据着皇宫简直就是天理不容,怂恿他把张邦昌赶出去。美人儿的迷魂汤是天下第一汤,莫启哲心痒难搔,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决定替天行道,准备给这位刚当上不到一个月的楚国皇帝来个逼宫,让他滚出皇宫去,好给自己腾个地方。这一日,大楚国的皇帝张邦昌正在皇宫里用膳,他这些天心情不好有点上火,面对着满桌丰盛的菜肴毫无胃口,看着殿外开得热闹非凡的桃花,想着心事。忽有侍卫来报,说莫启哲大将军求见,张邦昌惊得从龙椅上跳起身来,这强盗来皇宫干什么?略一怔,复又坐下,道:“宣。”随着太监侍卫们一声声的“宣”中,莫启哲手里提着马鞭,杀气腾腾地带着耶律玉哥走进殿来。他也不行礼,只是冷冷地看了一眼周围的太监和侍卫,哼了一声。他这一哼,不但太监和侍卫们浑身冷汗直流,连张邦昌都打了一个冷颤,脸上的肥肉抖了抖,但他毕竟不是一般人,马上恢复了平静,两眼已笑得弥勒佛似的眯成一条缝,好声好语地道:“莫大将军今天倒有空来朕这里,不知有何事启奏啊?”莫启哲不答,心道:“这个老龟孙,跟我装什么大瓣蒜,还朕呢!我倒是有事要奏,就怕你不肯。”他也不答话,反而假意在殿中东转转西转转,用手中的马鞭敲了敲大殿中的柱子,故弄玄虚地说道:“咦,这柱子好象有点问题,怎么竟好象是空心的!玉哥,你过来,你听听是不是这根柱子有点古怪。”耶律玉哥立即上前,伸头附在柱子上听了听,点头道:“不错,这柱子是有些问题,好象是被蛀空了的声音。”说完他用手指猛敲那柱子,表情凝重。敲了几下之后,又大声惊叫道:“哎呀,不好,这柱子朽了,这大殿要塌!快跑啊,快跑啊,房子要塌了啊!”满殿的太监侍卫面面相觑,不明白他们在搞什么花样。张邦昌见他二人一番做作,心里懂了,这莫启哲今天是专门来找碴儿的。但他可不是完颜宗翰那样的人,一不高兴张口就骂,他是从宦海里翻滚打磨出来的,深通喜怒不形于色的本领,虽心中恼怒,脸上可一点没表现出来。见莫启哲不答他的问话,他也不追问,只是顺着莫启哲的话道:“是啊,这宫殿都修了一百多年了,是有些老旧了。”莫启哲闻言紧接着就道:“既然这宫殿老旧了,大楚新立,宫殿也应当用新的才对。这样吧,张太……啊不,是皇帝陛下,请你这就先搬出去住吧,我叫人给你把这座皇宫翻新一下,你看好不好?”张邦昌还没意识到莫启哲是想赶他出去,还以为这位将军是想借修宫殿为名再敲一笔银子,他可对莫启哲那只收钱不办事的高招领教过了。皱了皱眉头,张邦昌道:“那可多谢莫将军好意了,可现下国库空虚,实在拿不出银子来啊。再说,这个时候,朕也不愿只图享乐,还是把钱用在国事上吧。”他立刻满口子的说没钱,想封莫启哲的嘴。谁知莫启哲这次倒非常的痛快,不但没要钱反倒是要给他钱,只听这位莫大将军说道:“钱上的问题无需陛下操心,这种小事就都由本将军一力承担吧!事不宜迟,我今天就叫人来修,陛下这就请搬出去吧。要不然先搬回太师府里委屈几天,走势图分析陛下你看可好?”张邦昌见莫启哲嘴上说的好听,可实际内容却是要自己搬出皇宫,身为皇帝竟不能住在皇宫里,这成什么话。他摇头不充,道:“还是算了吧,将就着住吧。联不是贪图享受之人。”无论莫启哲再怎么舌巧如簧,他都坚决不肯搬出皇宫。莫启哲见他不肯,心里也知道,不管用什么理由,让张邦昌搬出皇宫都是不可能的,与其跟他浪费口水,不如干脆直接来硬的。这年头,谁有兵谁就是老大,说那么多废话干嘛!莫启哲脸色一沉,手中马鞭“刷”的一声在空中甩了个圆圈,随后又抓起桌上的茶杯,“啪”的一声摔到了地上,茶杯应声而碎。耶律玉哥见他翻脸,立即上前飞起一脚把张邦昌面前的餐桌踢翻,紧接着从衣袋里掏出了个小小的牛角军号,放在嘴边“呜呜”的吹了起来。瞬息之间,号角声未落,殿外便响起了马蹄声,成百上千的骠骑军士兵骑着战马冲进了皇宫,他们冲进了大殿,也不下马,有的挺起长矛,有的抽出马刀,对着张邦昌等人大声吆喝,用刀背和矛杆挥打,连推带挤地把张邦昌和侍卫太监们圈在了一起。这时有几个侍卫想反抗,也抽出佩刀来与骠骑军对打,骠骑军士兵个个如凶神恶煞一般,没事还想找事呢,一见侍卫反抗正合心意,下手毫不留情,刀矛齐下,把这几个想反抗的侍卫尽数杀死。一个太监被吓得大声尖叫起来,一个骠骑军士兵立即跃马上前,挥刀砍出,把那太监的头削了下来,登时鲜血狂喷,淌了一地。大殿上的张邦昌和众太监侍卫都是养尊处优惯了的,哪里见过这般鲜血淋淋的杀人场面,侍卫们平时欺负老百姓一个顶俩,可和这群如狼似虎的骠骑军将士比起来,可就是十个都顶不上人家一个了,他们都把手离自己的刀把远远的,深怕万一被骠骑军误会是想拔刀相抗,那时要是来个长刀吻颈,死得可就太冤枉了。太监们更是浑身打颤,有的胆子小的竟吓得哭出声来,大殿之上哭声与骠骑军士兵的吆喝声混成一片,乱成一团。莫启哲冷声一哼,心道:“不死几个人,还以为我是在跟你们开玩笑呢!真是贱骨头,非逼着本将军动武不可!”就在这时,刘豫连滚带爬地从殿外跑了进来,大声喊道:“舅舅,舅舅,出了什么事?”张邦昌脸色苍白,强装镇定,不理他的宝贝外甥,却问莫启哲道:“莫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莫启哲冷冷地道:“什么意思?陛下说是什么意思那就是什么意思了,陛下是聪明人,不会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吧!”在张邦昌周围的侍卫中,有一个侍卫至始至终没露出慌乱的神色,他用若有所思的眼神打量着莫启哲,微微点了点头。张邦昌再笨这时也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了,他万万没想到,金国的两位元帅前脚刚一走,莫启哲后脚紧跟着便来逼宫,这个小子不但毫无忠君报国之心,连最起码的耐心都没有,这也实在太凶狠霸道了,他用发颤的声音问道:“莫启哲,你这是想逼宫啊!你想造反不成?”情急之下,也不称莫启哲为将军了。莫启哲摇头道:“造反?我又不是楚国人,称不上造反。其实今天我来是有一个重大的消息要告诉陛下的,有人要暗杀你,我是来保护你的!”张邦昌心下暗道:“保护?有你这么保护的吗?这分明就是造反逼宫!别以为说得天花乱坠,我就能信了你。”莫启哲见张邦昌的神色,便知他不信,可自己也没指望他信,复又说道:“陛下不信?陛下不知道有人想要杀你?没关系,你不知道,今天本将军就让你知道知道。”话一说完,他把手里的马鞭一举,随即下落。这个手势一做,骠骑军士兵一齐怒喝,“跪下,跪下,都给大将军跪下!不跪下的统统杀光!”满殿的侍卫太监一听,都吓得要命,他们深知金人的残忍好杀,既然说要统统杀光,那就一定会统统杀光,这个时候逞强可是大大的不智之举,为了保命,跪下就跪下吧,反正成天给人下跪也跪习惯了,再说莫启哲现在是汴梁城的实际主人,给他下跪也谈不上什么丢人。咕咚咕咚声中,满殿的侍卫太监们一齐给莫启哲跪了下来,就连刘豫也哆哆嗦嗦的跪了下来。整个大殿上,楚人之中只有一个人没有下跪,那便是大楚的皇帝张邦昌,他虽然也是被眼前之事惊骇得魂不附体,可却还一直记得自己是皇帝,所以强打精神,没有给莫启哲跪下。莫启哲望着直挺挺站立的张邦昌,哈哈一笑,怎么样,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了吧,皇帝又能怎么样,你现在只是我手里的一块泥巴罢了,我想把你搓成长的,你便是长的,我想把你压成扁的,你就只能是扁的!见张邦昌害怕,莫启哲甚是得意,笑嘻嘻地说道:“哎呀,皇帝陛下,你干嘛还站着啊?我的兄弟们让别人下跪可又没让你下跪。快坐下,快坐下。末将的兄弟们一时着急,失了礼数,陛下可不要责怪他们啊,他们也是为了陛下的安全着想才冲进来的,也算是一片拳拳的……那个报君之心嘛!”张邦昌脸上肌肉抽搐,咽了口唾沫,杀人杀得满殿是血,这还仅仅叫失了礼数,要是你想恃强凌弱的话,那这汴梁城里还能有活人吗?他知道在这个时候可不能掉了皇帝的架子,那样只会让这小子更加嚣张。张邦昌重又坐回了龙椅,道:“莫将军有话这就请说吧,朕还有事,一会要去和群臣商议给大金皇上递国书的事,这国书怎么写,还没定呢!”言外之意是警告莫启哲,你小子给我放老实点,要是做的太过份,小心我去你们皇帝那告你一状。莫启哲听了这话一愣,国书?什么国书?什么意思?啊……他是想写信告状啊!麻烦了,来之前怎么就忘了这事,迷魂汤喝得太多,昏了头了!怎么办?又不能真的一刀砍了他,那可就是造金国的反了,到时大兵发来……哼,发来便发来,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底!半途而废,不算是好汉!莫启哲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想要达到目地也不一定要杀他,看了一眼刘豫,张邦昌是有弱点的,很好,有弱点就好办。他也走到了一边的茶几旁坐下,睨了一眼张邦昌道:“既然陛下还有事,那我也不好多耽搁时间了,咱们就长话短说吧。是这样的,这些日子来我一直为汴梁城里的治安操心,陛下想必也知道,现在城里的暴民实在太多了啊,我不得不每日派人出去明查暗访,不成想还真让我查到一个天大的消息,简直是骇人听闻哪……”说到这里他不说了,拿眼睛看着张邦昌,一个劲儿地摇头。张邦昌见他故意卖关子,知道这小子是有意刁难,你不是不说吗?我也不问。张邦昌把头一偏,用手指轻轻地敲打着膝盖,一言不发。莫启哲见他竟然不问,而且连一点好奇的表情都没有,心中骂了句,“这老奸巨猾的家伙,跟我玩起深沉来了。”他转移目标,对着跪在张邦昌身边的刘豫说道:“这城里有人……唉,这个这个……太过骇人听闻,我不敢乱说。”这刘豫可不象他舅舅那般沉得住气,他见莫启哲态度变好,便站了起来,因受不了莫启哲的大卖关子,多嘴多舌地开口问道:“到底是什么骇人听闻的消息啊?莫将军你就直说吧,别逗得人心痒痒的。”见有人捧场,莫启哲这才说道:“我的人打听到这汴梁城里有宋国的余孽不服陛下坐了龙廷,所以想刺王杀驾,他们中已经有人混入了皇宫,想趁陛下不备来个荆轲刺秦王的把戏,把陛下给害了。陛下你想,我身为汴梁镇守使,听到有人要对陛下不利,能不着急吗?这不,一得到消息,我就马不停蹄地赶来护驾了。”张邦昌哼了一声,心道:“说得比唱得都好听,要说这汴梁城里有谁想害我,你这莫大将军得排第一号。”刘豫可忍不住了,着急地对张邦昌说道:“舅舅,我就说嘛,这城里有许多坏人想害您!我看咱们就让莫将军在宫里搜一搜吧,抓出了刺客,咱们也好安心。”张邦昌不满地看了刘豫一眼,这孩子也太好骗了,这莫启哲哪里是什么好人了,他的话也能信?莫启哲连忙道:“对啊,对啊!刘大人所言极是,为了陛下安全着想,在末将搜捕刺客的时候,陛下还是暂且出宫避一避才是万全之策啊!”张邦昌才不上他的当呢,摇头笑道:“多谢莫将军好意,这宫里闹刺客的事……嗯,其实朕也早就知道了,而且刺客也已经被抓住了,朕怕太过张扬引起朝中百官的恐慌,所以就把刺客给秘密处决了,这件事已告一段落,莫将军就不必操心了。再说,就算有刺客,朕想宫中的侍卫也能应付得了,何需莫将军费心呢!”他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把莫启哲的“好意”统统挡在了门外。莫启哲脸色一变,见张邦昌并不反驳自己的谎话,反而顺着自己说的往下编,这人宦海沉浮,编瞎话的本事果然非同凡响,比自己尤胜一筹。莫启哲心中点头,对张邦昌有了那么一丁点的钦佩之意。他又道:“就怕陛下只抓住了小的却抓不住大的,有些人侍卫是不敢抓的,而且陛下也不会料到你身边最亲近的人会谋害你吧?”张邦昌想了想,这莫启哲说的是谁啊?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他不会是想诬陷刘豫吧?还没等张邦昌反应过来,莫启哲猛一拍茶几,站起身来,对着刘豫骂道:“好你个刘豫,竟敢派人暗杀陛下!说,你是不是想早日登基,所以才阴谋弑君篡位!”刘豫大吃一惊,莫启哲突然发难本就吓了他一跳,而被发难的对象竟是他自己,怎不让他胆战心惊?他连声说道:“哪有此事,哪有此事!我什么时候要杀舅舅了,莫将军你可别冤枉好人!”说这话时,他心下也是惴惴,他确实想过让张邦昌早点死,好把皇位给他腾出来,可要说到篡位,他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张邦昌也是不信,莫启哲诬陷别人造反倒是有可能,可说刘豫篡位那是绝不可能的,自己这个外甥心比天高,胆比鼠小,大事做不成,小事不屑做,归根到底就是那种啥也做不了的纨绔子弟。他摇头道:“莫将军不要听别人挑拨离间,说我外甥篡位,那可是绝无此事。”莫启哲见张邦昌护着他的外甥,心道:“看来这小狗腿果然深得张邦昌的疼爱。很好,那就拿他下手比较容易达到目地。”他向耶律玉哥使了个眼色,耶律玉哥跟他日子最久,深知莫启哲心意,见启哲大哥示意,立即抽出腰刀,扑上前去将刘豫按倒在地,用脚踩住刘豫的脑袋,大刀往他的脖子上一架。刘豫双眼翻白,几乎吓得背过气去。张邦昌见状,大声急呼:“不要,不要。莫将军手下留情,不要伤了我外甥。”莫启哲微微一笑,人质到既然到手,下一步就是要提条件了。可谁知还没等他提出条件,只见张邦昌身边的侍卫中有一人飞身而起,“呛啷”一声长剑出鞘,使出一招凤点头向莫启哲恶狠狠地刺来。莫启哲武功一点不会,可反应倒是不慢,他眼见白光闪动中长剑向自己刺来,急切间立刻俯身爬下,来不及抽刀御敌,只好双手抱头护住了要害。骠骑军将士见有人行刺,俱都大惊失色,一拥而上,围到莫启哲身边护卫。那持剑刺来的侍卫用的却是虚招,他不是真想杀莫启哲,而是要引开骠骑军的注意。只见他手中长剑划了个圆圈,转而刺向刘豫身旁的耶律玉哥,耶律玉哥抬刀一挡,竟挡了个空。那侍卫腰间使劲,右腿飞出,正中耶律玉哥的手腕,把耶律玉哥手中的大刀踢飞,那大刀直飞起三丈有余,“砰”的一声大响,钉到了殿中的大梁上,犹自晃动不已。这一下兔起鹘落,快得犹如电光火石一般,殿上诸人谁也没料到侍卫中竟有如此武艺高强之人,个个惊惶失措。但骠骑军将士毕竟久经战阵,慌乱只是一刹那的事,见大将军无碍,立时放下心来,一齐挥舞起马刀,向这个侍卫扑来。这侍卫艺高人胆大,骠骑军虽多,可他也毫不畏惧,长剑横削直刺只七八招间竟把靠近他身边的骠骑军将士打得个个带伤。莫启哲在身边亲兵的扶持下站起身来,见这侍卫厉害,他情急大叫:“放箭,放箭,快给我放箭!”可骠骑军这次是来逼宫的,轻装而来,象弓箭这种上阵打仗的东西压根就没带,听莫启哲叫得紧了,有几个骠骑军士兵只好把手中的马刀向那侍卫掷了过去。那侍卫挥舞长剑在身前布下一道剑网,把飞来的马刀尽数砸开。那侍卫见大批的骠骑军士兵从殿外急赶而来,人数越来越多,便不再恋战,“嗖”的一声跃身而起,跳到了大殿的横梁上,拔起耶律玉哥的长刀,扔了下来,对耶律玉哥笑道:“小子,下次拿刀的时候记得要拿稳了。”话一说完,这侍卫再次跃起,竟穿破了殿顶,尘土飞扬中窜出了大殿。这一下太过出人意料,殿上众人目瞪口呆,眼睁睁地看着他走了。殿外的骠骑军见有人从殿顶上跳出,心知必是刺客,一齐向着那侍卫逃走的方向追去,可那侍卫走的是屋顶,骠骑军却是骑马,皇宫中殿堂甚多,又是门又是坎的,骑马反倒速度减慢,只一眨眼的功夫,那侍卫便把骠骑军甩在了后面,三纵两纵间就失去了他的踪影。莫启哲一生之中从未见过武林高手,以前在电影电视上看到的都是假的,今天亲身经历到这惊心动魄的一幕,直把他吓了个半死,三魂七魄各飞走了一半,比当初初上战场打仗还让他心惊。连喘了几口气后,心魂稍定,他看了看同样浑身发抖的张邦昌和刘豫,心想:“还好,还好,要丢人也不是我一个人丢,这大小狗腿比我也强不到哪儿去。”可转念又想到自己刚刚趴到了地上,虽是情急之为,可这也够丢人的,大大有失将军的体面,为了让殿上众人尽快忘了这丢面子的事,他转移目标,大发脾气,对着刘豫怒吼道:“混蛋,你这小子赶情不光是想篡位啊!连本大将军都敢谋害,这还了得!来人哪,给我把他砍了!”别看骠骑军奈何不了那个侍卫,可绝对奈何得了刘豫,莫启哲一声令下,早有几个骠骑军士兵围了上去,又把刘豫按到了地上。刘豫拼命反抗,大叫冤枉,说那个侍卫不是他的人,他也不知道这侍卫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可骠骑军谁信他的,明明见到那侍卫是为了救他才出的手。刘豫不喊不要紧,这一喊更增士兵们的怒气,把他横拖倒曳的拉起,四脚朝天地反绑了起来,尤其是刚才受伤的几个骠骑军士兵下手更狠,拳打脚踢过后,又抡起了巴掌,辟辟啪啪地打起他的耳光来。可怜刘豫那英俊潇洒的帅脸,被一阵漏风嘴巴打过之后,竟变成了猪头一般。

  直播吧5月11日讯 据《队报》报道,里昂21岁的法国中场侯瑟姆-奥亚尔将在今年夏天被出售,而里昂对他的标价将在5000万欧左右。

,,广西快3官网

Powered by 陕西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