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的私心说得为国为民

admin
张邦昌心里这个美啊,就象是三伏天喝了冰水一般,痛快之极,这个莫启哲可真是会说话啊!他也不再装腔作势了,点头谢道:“那就多谢大将军了,如大将军能力保老夫身登大宝,老夫事后定当有谢。”莫启哲哈哈大笑道:“那我就先谢过老太师了,所谓先天下之忧而忧,那便是说老太师要为天下的百姓做好事啦,那可是很的辛苦的啊,当然忧啦;所谓后天下之乐而乐,就是说当老百姓过上了好日子之后,口袋里的钱多了,自然要献上一些给老太师和兄弟用用了,那便是后而乐了!哈哈,哈哈哈!”张邦昌也陪着笑了几声,心道:“好家伙,送了这么多钱来,你还嫌少啊!竟还打着以后的主意,要论贪污受贿,你可真能在大金国里排上头一号了。”两人满口的仁义道德,把自己的私心说得为国为民。正事说完,两人又说了些场面上的话,莫启哲看在金银的份上,马屁乱拍,反正马屁不用本钱,自然是要多少就有多少,张邦昌目地达到,心中也是高兴,对莫启哲表现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大赞大将军是金国的第一名将,汴梁百姓的救星,几乎要和莫启哲拜了把子做兄弟。莫启哲趁机提了提火药的事,张邦昌一口应承,等他一做了皇帝,火药要多少有多少,莫大将军只管开口要便是。随后两人把酒言欢,尽欢而散。人心不足,眼前的既得利益,只能刺激人想得到更多的利益。莫启哲虽然收了张邦昌的金银,可却还是嫌少,要想维持住四万大军,那可是要用大笔金钱的啊,怎么才能再发一笔呢?莫启哲动起了歪脑筋,又想出了一个法子,既然张邦昌这么有钱,那么其它降官也应该不穷,而这些人又和张邦昌两条心,不如……受贿的基础在于自身的实力,有了实力才会有人给送贿赂来,可要想得到多少贿赂,那可就得凭各人的本事了!莫启哲别的本事差劲,可这方面的本事却堪称一流。在以后的几天里,莫启哲在金殿上仍是与完颜宗翰一派大吵,肆意挑拨。在他有意的煽风点火下,吵架的级别上升,金国将领们纷纷撸胳膊挽袖子动起手来,吵架变成了打架。这一动手打架,莫启哲如何是这些将军的对手,他只好把所有的精力都转到了哈迷蚩身上。要说打架,哈迷蚩这假诸葛亮可不是他的对手了。哈迷蚩这些日子可是倒足了大霉,自从莫启哲陷害他之后,完颜宗翰便不再信任他,把他晒到了一边,而又因为他是西路军的军师,完颜宗望又不能对他太过回护,所以这些日子来,哈迷蚩被西路军唾弃,不再当他是自己人,又继续被东路军当成敌人,整日对他冷嘲热讽,现在他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哈迷蚩在心中不知把莫启哲骂了几百遍,恨不得把他活着吃了才解恨。可莫启哲还不肯放过他,动手打架不打别人专打他。哈迷蚩连连大叫:“君子动口不动手,君子动口不动手!”莫启哲可不是君子,他对比他厉害的人动口,对没他厉害的人向来是动手的。一顿拳头下来,把个哈迷蚩打头破血流,连北都找不着了。完颜宗望见状,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他喝令大家住手,道:“大家都是自己人,打什么打,谁再敢打架,军法从事!”哈迷蚩抱着脑袋暗道:“这话你怎么不早说啊,我都这模样了,你才叫住手!”完颜宗望又道:“宗翰你不要老是和我作对,我看此事不必再议了,汴梁就直接划入大金版图得了。”完颜宗翰自然不干,反驳道:“什么叫我老是和你作对,明明是你老和我唱反调。你还有理啦!我这可是为了大金的利益着想,不像是你,总是为了一己之私弃国家的安危不顾。”完颜宗望大怒,连声责问完颜宗翰,到底是谁不顾国家了。眼见一场打斗又要开始,莫启哲这时咳嗽了一声,揉了揉发红的拳头,走上前来对两人道:“两位大帅不必焦急,末将有一个法子,不知好不好用。”完颜宗翰马上说:“你能有什么好法子,肯定是放屁一类。”完颜宗望立时护短道:“你说他放屁,至少他还有放屁的本事,怎么没听你的人放个屁来听听!”他转头对莫启哲道:“莫将军有话尽管直说。”莫启哲得意地看了完颜宗翰一眼,我有都元帅做靠山,你能奈我何!他道:“启禀两位大帅,咱们大金虽然占领了汴梁,但宋人不服,我军无法完全镇压,所以我们才会有这一个月来的争吵,我们金人犯不着为了宋人伤了自家人的和气,不知末将这样说,对是不对?”完颜宗翰和完颜宗望一起点头,认为他这句话说得很对。莫启哲又道:“不管是建立傀儡政府也好,还是直接纳入大金版图也好,都是为了能更有效地统治宋人。既然如此,我看还不如让宋人们自己决定,反正不管他们选了那种方法,都是受咱们大金的管辖,而这样一来,又让他们觉得咱们大金很尊重他们,让他们自己拿主意,反抗自然就会减弱,这是一举两得的法子,不知两位大帅意下如何?”完颜宗翰首先说道:“这是什么狗屁主意,我就说嘛,你这家伙除了放屁什么都不会!宋人算老几,咱们金人决定了的事,他们只要服从就行了,哪有让他们自己拿主意的道理!”完颜宗望立即反驳,不管完颜宗翰说什么他都会反对:“我看这办法很好,既可以解决这一个多月来的争吵,又可借此机会拉拢宋人的人心,莫将军你的主意很好,我很欣赏。”东路军将领立即随声附和,西路军中也有人认为这主意不错。于是,完颜宗望下令,明天召开金宋两国会议,叫宋国的降官都来,一起商讨汴梁问题。消息传出之后,宋国的降官都很高兴,自己终于有机会说话了,能为大宋的将来做点事情。这些人里只有张邦昌一人不高兴,当他得知出这个主意的人是莫启哲时,心中不由得很生气,自己单独找莫启哲帮忙就是不想让其它宋国官员知道,这些降官里有不少人是因为徽宗和钦宗投降,所以才跟着投降的,他们心里都十分恨我,让他们说话,我还有机会过过皇帝瘾吗?这个莫启哲到底是在帮我还是在害我啊?莫启哲当然有害他之意,不过这次不是。第二天一大早,宋国的降官们便都聚集在金殿上,金国的军官也是一个没落下,尽数来此等候。完颜宗翰坐在金殿上,看着下面的宋国百官,心中大是不满,他认为让这些家伙议论朝政,简直是对大金的污辱。完颜宗望则摆足了大金国都元帅的架子,一直等到日上三杆才姗姗来迟。他一到,宋国的降官们便纷纷上奏,一致认为宋国应该重立政府,既然金国无力统治这广大的土地,就不应该霸占着不放手,纳入金国版图实属不自量力的行为。他们这一建议,不但完颜宗望吓了一跳,就连完颜宗翰也是大吃一惊,他俩万万没想到宋国的降官意见竟如此统一。这两位元帅本以为宋国降官们也会象金国的将军们那样,为这事争吵不休,可谁知这些宋官连讨论一下都没有,就众口一致地得出了结论。完颜宗翰刚才还对宋官议论朝政大为不满,现下满腔愤怒都化做了欣喜之情,连连点头,认为宋官们大有见地。完颜宗望则脸色铁青,向莫启哲怒目而视,他现在反倒认为莫启哲除了放屁什么都不会了。莫启哲也是没想到这些降官竟都会支持张邦昌,难道说他们也都受了张邦昌的好处?不会啊,要真是这样,那为什么张邦昌行事会鬼鬼祟祟,不敢让人知道?这些人如果真的支持张邦昌,那自己的军费可就没影了。他立即从金国军官的队列中走出来,大声说:“末将认为不可,我大金国既亡了宋国,就应当把汴梁及河南的土地尽数纳入版图,哪有重让宋人建国的道理?这些宋国降官分明是对我大金不服,末将认为应当把他们统统斩首,免得后人有样学样,跟着他们造反。”宋国的降官们一听,心中都道:“哎呀,我的妈啊,这家伙也太狠了吧!不是你们金国的元帅让我们自己选择的嘛?怎么我们选了一个答案,就要杀我们的头?那还不如你们自己定呢!”一时之间,大殿上静悄悄的毫无声音,宋官们都面面相觑,不知该怎么反驳莫启哲才好。倒是完颜宗翰说话了:“莫启哲,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昨天不是商量好的吗,让宋人们自己选择何去何从,你今天又在金殿之上放什么狗屁?再说这个主意还是你出的呢,现在一看没称你们的心意又想反悔了吗?”莫启哲心中大怒,好你个完颜宗翰,竟敢当着这么多宋人的面骂我,今日我实力不如你,暂且忍了,等日后我的军队超过了你,有你的好果子吃。他看了完颜宗望一眼,见完颜宗望对他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跟完颜宗翰打擂台,于是他又说:“就算是要立新国,我看宋国百官之内也没人可以出任皇帝,一个个都是饭桶,那配登这九五之尊。”他言下之意,张邦昌也是个饭桶不配做皇帝。他虽然收了张邦昌大笔金银,可到了关键时刻还是不帮这大汉奸。宋官们对他当廷辱骂,大为不满,可却没有一个人在此时为张邦昌辩护,说张太师不是饭桶,可以做皇帝。冷场了片刻,宋官们才道:“我们都知道官员之中没人可以出任皇帝,可我们也没说让官员做皇帝啊!有徽宗和钦宗两位皇帝在, 新疆十一选五干嘛还要推选新皇帝呀!”莫启哲这才明白, 新疆11选5投注技巧原来这些人要立新国, 新疆11选5走势图并不是帮张邦昌, 新疆11选5彩票网而是帮徽宗和钦宗,他们可能连想都没想过要张邦昌做皇帝,弄了半天竟是自己瞎担心了。这就对了,说明自己的计划没变,钱到手了。两位元帅这时也恍然大悟,完颜宗望嘿嘿冷笑,打算看完颜宗翰的笑话。完颜宗翰刚才还高兴得红光满面,这时却气得脸似瓜皮,浑身哆嗦,他心里明白,这时要是一意孤行,坚持要立张邦昌,那就会把宋国的降官们都推到完颜宗望那边去,跟自己作对的人就会越来越多。可完颜宗翰脾气暴躁,明知不可为而偏要为之,他一拍桌案,大声说道:“这两个废物怎么还能做皇帝!不行,他们绝对不行。我看张邦昌太师人不错,就让他当皇帝吧!好了,就这么定了,散朝!”他这话一出口,不但宋国降官们不满,就连金国将军们也不满,纷纷指责完颜宗翰太过霸道,都元帅都没说散朝,你凭什么说呀。莫启哲更是指桑骂槐,说某某人有夺权的嫌疑。于是,金殿之上又开始了大吵大闹,比前些日子的金国军官们吵得更热闹,这些宋国的降官可不似金国将军们那般粗鲁,个个学识过人,口才一个比个好,满口的之乎者也,直把莫启哲的脑袋都听大了也没听明白。这时,金殿上分成三派,东路军一派要把汴梁划入金国版图,西路军要张邦昌为帝,而宋国降官们要重立钦宗为帝。金国将军们全都看不起宋国降官,态度自然不好,有的指着鼻子大骂,有的干脆就想动手打人。征服者是瞧不起被征服者的,宋国降官处于弱势,虽然讲得最起劲,可同时也是最没人听的。整个大殿吵成一团,不象是朝堂,倒象是战场,乌烟瘴气混乱不堪。这些人中只有一个人始终彬彬有礼,既不开口骂人,也不为难宋国的降官,这个人当然就是莫启哲啦!除张邦昌外,无论是哪个宋官过来和他说理,他都点头称是,满脸的赞同之色,对徽宗和钦宗的遭遇深表同情,对宋官们想重立钦宗为帝的事也表示支持。结果他这一番做作,把满殿的宋官全给唬住了,还以为他真是个钦宗的支持者呢,纷纷过来和他攀谈,想拉上点关系。莫启哲低声说道:“这事说起来可不好办哪,要不然这样吧,散朝后,你们到我家来,咱们好好商量商量。”宋官们点头答应,好不容易有了个将军支持他们,他们可不能置之不理。暴吵了一天,也没吵出个结果来,会议开得不了了之,完颜宗望只好表示明天接着再开。莫启哲一回到园中,便立即命令骠骑军看好大门,一会来人,不管是谁,没有礼物的一概不准进门。骠骑军不明所以然,但也还是照他的吩咐做了。果然不大会功夫,宋国的降官们便纷纷前来拜见,同时携来礼物,请他在都元帅面前说话,不要让张邦昌做皇帝。这些宋官都是明眼人,早看出这位莫将军是都元帅面前的大红人,说一句比别人说十句都管用。莫启哲则来者不拒,所有礼物统统照收,而且他在收礼物的同时一定会重重的说上一句“受之有愧,受之有愧。”说完之后便拍胸脯保证,表示一定和完颜宗翰对抗到底,不能让张邦昌那个狗头做皇帝。降官们大为感激,谀词如潮,波涛澎湃,差点把莫启哲淹死。莫启哲早就算计好了这些人肯定会来,要不然他吃饱了撑的让这些降官上殿议事,出这主意还不是为了把水搅得更浑,从而收礼,这可是他筹集军费的大好机会。降官们见这位大将军非常的够意思,便眼巴巴地等着莫启哲说话,可这位莫大将军收了钱却不办事,第二天上殿竟一言不发。降官们以为他是嫌钱少,下殿后又纷纷来他家给他送钱,可莫启哲还是钱照收,事不办。这种事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宋国的降官们又不是傻瓜,情知上了大当,可知道自己上当了的时候也已晚了,莫启哲早就赚了个腰包鼓鼓。俗话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可这位莫大将军拿了钱财却不与人消灾,这可真是岂有此理。宋官们大为不满,有几个不怕死的竟然连袂来到皇家园林,找莫启哲理论。莫启哲对着这些妄想要回贿赂的宋官大发脾气,新闻资讯他骂道:“真是见了鬼了。本将军在收你们礼物的时候不是说过‘受之有愧’了嘛!你们都没读过书啊,听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宋官们不服道:“受之有愧这句话当然听到了,可这和你不办事有什么关系啊?”莫启哲振振有辞地道:“什么叫‘受之有愧’?受,是你们自己跑来要我受的,你们心甘情愿,让本将军怎么好意思拒绝,可本将军又说话算数,既然说了有愧便一定要做到有愧。怎么才能做到有愧,当然是收了钱不办事才会有愧啦!本将军一开始便说得明明白白,是你们自己脑袋进水了才会听不懂!”宋官们一听他这么解释,都是大感气愤,这个莫启哲也太无赖了吧,就算是要歪曲意思,也没这么个歪法的,这不是存心骗钱嘛!还待再辩,莫启哲把眼一瞪勃然大怒,骠骑亲军一见大将军翻脸,立即一拥而上,不管官大官小,上来便是耳光大脚,连踢带打地把这些宋官赶出了园林。宋官们欲哭无泪,万没想到这个莫启哲和蔼的面具下竟是这么一副真实的面目,合金国所有的将军来看,莫启哲可算得上是最不是东西的一个,坏到了极点。他们虽对失去的金银心疼不已,可谁也不敢再去找莫启哲理论了,这小子手握重兵,就算不讲理,别人也不能把他怎么样。莫启哲把金银都搬到了香宁公主住的小院里,香宁公主吃惊地问道;“启哲,你哪来的这么多钱,你是不是抢掠了百姓啊?”莫启哲笑道:“我哪有那么没出息。再说老百姓能有几个钱,我这些金银都是别人心甘情愿地给我送来的。”说完,他便把戏弄张邦昌和宋国降官们的事说给香宁公主听。香宁公主听完娇笑不止,夸他道:“还真亏你想得出,竟把张邦昌耍得团团转。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些降官们还真有钱。”莫启哲道:“那是自然,汴梁城破的时候,也就他们没被金军抢过。现在可好,被我抢了,这叫做暗夺。”香宁公主很是解气,认为这些投降之人的钱被暗夺得越多越好,他们和张邦昌是一路货色,就算是这些宋官想帮的是自己哥哥,可她也毫不领情,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当初钦宗皇帝冒险去金营议和,这些人连一个出声劝阻的都没有,相反只有莫启哲拼了性命前去救援,单从人品而言真小人可比伪君子可爱得太多了。什么是政治,政治就是利用别人的不和,给自己制造发达的机会!这便是莫大将军给政治下的定义,这个定义不但让他在金国的争斗中大受好处,在宋国中也一样。望着堆积如山的金银,莫启哲心想:“无论是兵还是钱,我都有了,现在就差块说了算的地盘了。这两个元帅什么时候走啊,他们不走,我这头上便总压着两座大山,这刮起地皮来也太不方便了。”盼星星盼月亮,等得莫启哲望眼欲穿,好不容易金国朝廷终于有了决定,派来使团宣旨,两位元帅的建议都采纳,立张邦昌为帝,定国号为“楚”,然后由金国驻兵保护,汴梁镇守使为莫启哲,领四万精兵驻防汴梁,兼顾河南全境。莫启哲的官印也颁发了给他,他拿着金印笑道:“真没想到,原来最会攉稀泥的人竟是金国的皇帝,他这么做还真是两不得罪,这两个元帅的建议一同采纳,派金兵镇守汴梁那不和直接把宋国划入版图是一回事嘛!”择良辰吉日,张邦昌得意洋洋地登上了皇帝宝座,宋国降官们虽然心中不服,却也无可奈何。钟鼓齐鸣声中,张邦昌身穿龙袍,头戴冲天冠,坐在龙椅上接受百官的朝贺,原宋国的官员们一齐下跪,口称万岁,而金国的军官们则站在一边对张邦昌行注目礼。莫启哲站在人群中感慨万分,做皇帝真好啊,就算是个假的都这么威风,如果做真的那还不得飞上天去!乖乖的,我怎么就没这么好的运气。想到这里,莫启哲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在这乱世之中,谁有实力谁就可以做皇帝,如果我有了实力,那么为什么我就不可以……看着宝座上的张邦昌,莫启哲直感到胸中一颗心砰砰狂跳,刹时间口干舌燥,浑身热血都冲到了脸上。当皇帝是很爽的,金銮宝殿上,不单单是莫启哲有这种想法,另外两个人也同样迷醉在身登大宝,号令天下的美梦中。其中一个当然就是完颜宗望这个大金国的野心家了,他一生之中最大的愿望就是做皇帝,可惜时不我待,他没能如愿。现在这位都元帅正对着龙椅暗暗发誓,就算是这辈子他当不成皇帝,也要让自己的儿子当上。另外一个白日作梦的就是那个被莫启哲形容为嫩毛小狗腿的刘豫了。他知道舅舅有子早丧,他现在可以说是舅舅唯一的继承人了,这日后大楚的皇位还能跑出自己的手掌心吗?舅舅,你可要早点儿死啊,把皇位传了给我。到那时候,三宫六院七十二偏妃先让我好好享受享受,然后再整兵修武,吞金灭宋,建立一个万世不拔的基业,让后人都知道我刘豫的大名!哈哈,那该有多美!大殿上人人面带笑容,恭贺张邦昌称帝,可人人心中又是各打各的算盘,希望从中为自己争得更大的利益。大楚帝国刚刚建国的头一天,这座没有地基的大厦便开始摇摇欲坠了。张邦昌老奸巨猾,他心知肚明底下人十个里头有八个诅咒他早死,可有大金国精兵的支持,谁又能奈我何?登基大典结束后,金国将领便召开了军事会议。这次金国朝廷派来颁旨的官员是右丞相兼燕京枢密使完颜昌,是仅次于左丞相撒改的大官,他与撒改不和,却和完颜宗望交好,是个完颜宗望的忠实支持者。偏殿中,完颜昌居中而坐,完颜宗望和完颜宗翰左右相伴,莫启哲等东西两路军将领分两列立于殿前。完颜昌看了看完颜宗望,笑道:“宗望啊,这次你攻破汴梁功劳不小,我在皇上面前为你请功了,皇上已经同意加封你为宋王,等彻底灭掉宋国后就回京受封。”完颜宗望一听大喜,连声称谢,对完颜昌感激不尽。完颜宗翰则大为不满,明明是他先攻进的汴梁,怎么反成了完颜宗望封王,这可实在是太不公平了。完颜昌又看了看莫启哲,道:“莫将军,你是第一个攻入汴梁的将军,功劳本事俱都不小啊。”莫启哲一听提到了自己,连忙出班行礼道:“末将哪有什么的本事,都是在都元帅的指导下,末将才能先行攻入汴梁。要论功劳,自然是都元帅为第一,末将只是托都元帅的福,这才小有功劳。”花花轿子人抬人,有了完颜宗望的好处,难道还能少了我的吗?一番马屁拍得完颜宗望得意洋洋,手捻胡须轻轻点头,就好象莫启哲真是在他的指导下攻进汴梁的一样。完颜宗翰则满面的怒色,这小子在进汴梁前连见都没见过完颜宗望,什么在他的指导下小有功劳,纯粹是胡说八道。完颜昌哈哈大笑,道:“一样的有功,一样的有功。”可这位右丞相始终没提完颜宗翰,竟把这位西路军元帅晾到一边凉快去了。他又道:“本相此次前来汴梁有三个目地,第一就是要立楚国的皇帝,这个目地已经完成。第二就是要挟宋国皇族回咱们大金,这点也好办。第三嘛,当然就是督促两位元帅早日南下,把宋国的残余势力彻底清除。”说到这里,完颜昌顿了一下,接着才道:“我听说钦宗的弟弟里有个叫赵构的小子,不知怎么的竟让他给跑了,到了江南后还把杭州改名叫临……临什么安,在那里做了皇帝,这可真是莫名其妙之极,他怎么跑的?完颜宗翰,你说你是怎么让他跑了的?”完颜宗翰见这位右丞相提功劳的时候当自己是空气,现在一提到跑了俘虏倒把他给想起来了,这可真是欺负人欺负到了家。他强忍住这口恶气,道:“回禀丞相,跑了赵构可跟我没有关系,那天我正准备带宋国的俘虏回国,可却被莫启哲带兵冲了队伍,我估计赵构可能就是那时候跑的吧?丞相要问得问莫启哲才对。”他明知根本就没抓到过赵构,可却故意不说,反而随口诬陷,把责任推到了莫启哲身上。莫启哲一听心中大骂:“完颜宗翰你有没有搞错,赵构跑了干我鸟事,你根本就从来没抓到过他。”他赶紧说道:“丞相大人,这个跟我也没关系,那日是哈迷蚩假传军令,说前面有宋兵埋伏要对大帅不利,末将关心大帅安危,这才带兵赶去支援,所引起的误会跟末将无关,丞相大人要责罚,请责罚哈迷蚩好了。”你不是不提没抓住赵构的事吗,我也不提,动动嘴皮子,他又把皮球踢给了哈迷蚩。哈迷蚩一听险些晕倒,心中叫苦:“我的莫爷爷呀,我不过是多瞧了你老婆几眼,你就没完没了的陷害我,你是不是非要我死了你才甘心哪!”他咕咚一声给完颜昌跪下了,连声叫着冤枉:“丞相大人,小人实在是冤枉啊!小人从没给莫启哲假传过什么军令,小人……”不等他说完,莫启哲立即打断他的话,道:“胡说八道,明明是你给我报的信儿,要不然我没事儿闲的,跑去冲大帅的队伍,跑了赵构责任全在你。丞相大人明察秋毫,决对不会冤枉你的。丞相大人,末将怀疑这哈迷蚩勾结宋国,想对我大金不利,请丞相大人治他里通外国之罪,尽早除此败类。”莫启哲心知这完颜昌既能做丞相,肯定是精明过人,要是让哈迷蚩把那天的事全抖了出来,他以前的大篇谎话就得被尽数揭穿,那可就大大不妙了。哈迷蚩连连磕头,对完颜昌道:“丞相大人明鉴,小人的的确确没有私通宋国,这赵构跑了跟小人全无干系。我军破城之后,俘获的宋室皇族里面根本就没有赵构这个人,他一定是在我军到来之前就跑到南方去了,丞相如若不信,只要拿宋国俘虏的花名册来,一看便知。”莫启哲还欲再说,却见完颜宗望在完颜昌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似是为哈迷蚩开脱。完颜昌听完后,点了点头,他也是借题发挥,想整整完颜宗翰,见事情绕来绕去,竟然绕到了哈迷蚩身上,他对整治这小小军师可没什么兴趣。完颜昌道:“好吧,就算是没抓到赵构好了,花名册不看也罢。既然从未抓到过赵构,那这责任就不用任何人来承担了。哈迷蚩,你下去吧。”他也没问哈迷蚩到底有没有假传过军报,袒护之意一览无疑。莫启哲见完颜宗望替哈迷蚩出头,他便无可奈何了,悻悻地退了下去,这次整不死哈迷蚩,以后还有机会。哈迷蚩也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投靠对了主子,完颜宗望毕竟舍不得他死,他恨恨地看了一眼莫启哲,这个仇一定要报。偏巧这时莫启哲也向他看来,两人四目相接,火花四溅。小小插曲过后,完颜昌命人拿来军用地图,指着地图道:“我军此次南下,仍是分为两路,一路由完颜宗翰率领,一路由宗望带领。”金国将军们看完颜昌要分配任务,纷纷围了过来。完颜昌道:“完颜宗翰,你带你的西路军从汴梁出发,直线行军,直接去攻占临安,俘虏赵构那小儿,这回可不能让他再跑了。至于宗望,你带你的东路军,取道湖北湖南,再攻占江西福建,从侧面包抄宋军,这样可以防止赵构继续南逃,就算抓不到活的,也要把他逼到海里去。宗望,你这次转战千里,可是很辛苦的啊。”完颜宗望笑道:“只要是为了咱们大金国,我多辛苦都不怕。”他看了一眼完颜宗翰,心道:“宗翰小儿,这次你死定了。”从明面上看,这样的分配使完颜宗望多走了几千里路,可事实上却是完颜宗翰吃了大亏。完颜宗翰可也不是傻子,他一见这样的分配,立知这位右丞相大人又在耍花招,想让自己战死在临安。试想,南宋新立,江南的宋兵必会围绕在这位新皇帝身边,以防止新皇帝象徽宗和钦宗一样被金国俘虏。相反,其它地方的宋兵兵力就会相对减少,这样的话,转战湖南湖北江西福建,虽看起来地域广阔,可事实上是不会遇到什么太强阻力的;而直接进攻临安则不同了,那势必要和江南所有的宋军主力作战,自己只剩下了六万多人,这一仗要是打下来,自己想不当光杆儿元帅都难。完颜宗翰道:“我的兵少,要我去攻打临安恐怕不妥。要不然这样吧,把莫启哲那四万契丹兵给我,我带着十万人去抓赵构,那把握就大多了。”完颜昌和完颜宗望一起摇头,完颜昌道:“莫将军那四万兵马是绝对不能动的,那可是当今皇上亲自下的旨意,让他们留守汴梁的。完颜宗翰你也不想想,楚国新立,这里的宋人必定不服,要是真闹出大事来,把张邦昌给推翻了,那可怎么得了!更进一步说,这些宋人要是和临安的赵构勾结起来,我南下大军岂不是要腹背受敌,对我军彻底灭宋大大不利。如果出了事,皇上怪罪下来,你担当得起吗?”完颜宗翰见他抬出皇上来,也不敢再说什么,只好在心中叹气,要是这次来颁旨的是自己老爸撒改就好了,那时就不用受这窝囊气,反倒要给完颜宗望好看的了。莫启哲见这些人讨论来讨论去,谁都没提让自己上前线去,心中稍定。还好,自己做的是汴梁镇守使,要是做的是临安镇守使那可就非上前线不可了。他一想起岳飞便全身冰冷,要说打仗,他可万万不是这位岳元帅的对手。莫启哲摸了摸下巴,暗道:“岳飞是被秦桧害死的,那这个秦桧现在干什么哪?当的是什么官?以后有机会要和他认识认识。大家切磋切磋诬陷好人的心得!”他不认识秦桧是很正常的,秦桧虽然是今年科考的状元,但还没等到派出去做官金兵便来了,秦桧现在无权无势,与莫启哲来往的尽是宋国的高官,就算是排号也排不到他来拜见莫大将军。

  原标题:澳专家:证据都表明新冠病毒自然来源

  原标题:中国新一代载人飞船试验船返回舱成功着陆,外媒关注

,,山东11选5

Powered by 陕西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